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北京天气 >

垃圾去哪儿了-上饶日报-上饶数字报-上饶新闻网

惠州钓鱼网,活性碳纤维,火炬之光2怎么刷装备,火炬之光2最终boss,火龙果种苗

 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一条起源于山间的小溪穿过整个村庄,村里大部分房子沿溪而建,打开房门就可以看到或急或缓的溪水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溪里有小鱼小虾,翻开石头,偶尔也能捉到一、两只小螃蟹。但相比这些,更加记忆犹新的是,小溪两边时常堆积着各种各样的垃圾,有吃剩的瓜果皮、有形态各异的玻璃瓶、有破破烂烂的废纸张、也有一些用坏的电池和灯泡……,这些垃圾都来源于附近的农户。当年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习惯,每天早上开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卫生,用扫帚把家里犄角旮旯打扫个遍,少则半簸箕,多则一簸箕,随手就倒在了家门口的小溪边。

  我不知道这些垃圾要在小溪边呆多久,因为这个时间,取决于下次大雨来临,大雨来得及时,垃圾就冲走得早。如果碰上十天半个月不下雨,离小溪近一些,就能闻到一阵一阵奇怪的气味。我也不知道这些垃圾最终去向了哪里?只知道一场大雨过后,小溪里的垃圾被冲得无影无踪,父老乡亲又开始重新堆积,如此周而复始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了宫崎骏的《千与千寻》,才知道垃圾的家是比小溪更大的大河,可是总有一天,大河也会被填满,容不下源源不断的垃圾。河神是否也会变成臭臭的腐烂神,回来找人类的麻烦?

  这种随意处理垃圾的日子,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我去外面读书,有一次回来,突然听说村里出了规定,不允许再往小溪里倒垃圾,所有垃圾必须集中到村后新建的垃圾场里焚烧。我特意去看了垃圾场,所谓的垃圾场,其实就是用砖块围了几面比人头略高的墙。从那时开始,只要在傍晚时分,可以看到垃圾场的上空飘着浓浓黑烟,缕缕黑烟像水蛇一样越升越高,最终与白云混为一体。我已经知道这些黑烟是有毒气体,所以一直建议乡里乡亲,在垃圾焚烧的时候,尽量绕道而行,远离黑烟的笼罩。从随意乱丢到集中处理,虽然垃圾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,但成效还是非常显著的,而且也让我知道现在垃圾的家已不再是遥远的大河,而是眼前的天空。

  我在城里工作后,一年难得回几次老家,对家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。有一天,当我看到通往家乡的道路上,每隔一段路,就放着四个颜色不同的垃圾筒时,才想起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村后垃圾场上空的黑烟了。原来垃圾分类作为一种行为方式、一种生活理念,已经由城市蔓延到农村,由试点推行变成了共同参与。我站在离家门口不远的一组垃圾筒旁,看到上面不仅用文字标注出各种垃圾名称,还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图画,有鱼骨头、有灯泡、有酒瓶、还有衣服……,这是为了照顾那些上了年纪的乡亲而特意画上去的。每天固定时间,一辆来自城里的大垃圾车就会轰隆而至,几个统一着装的环卫工人,将沿路所有的垃圾筒按类别倒得干干净净,我没有问他们具体运往哪里,但我相信这些经过分类的垃圾都回到了它们各自应该回的家。

  现在,家乡开始学习上海,将垃圾进行了重新分类,要求也比以前更加严格。虽然垃圾分类任重而道远。曾经贫穷落后的农村,踏上改革开放的浪潮,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质的飞跃,农民的整体素质也得到了全面提升。现如今,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意识到,垃圾分类有助于保护生态环境,有助于美化农村形象,有助于推动农村文明建设,让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干净、优美、整洁的环境中,是我们每一个现代人的责任。

  我坐在老家铺满鹅卵石的小溪边,凝望着眼前湛蓝的天空,各种垃圾的家在我脑海里不断浮现——可回收垃圾进入资源利用企业变废为宝、有害垃圾进入危废处理企业进行特殊处置、湿垃圾被制成有机肥又重回田间地头、而干垃圾则焚烧后用来发电,照亮我们社会文明前进的道路。

[日志信息]

该日志于 2019-08-31 09:03 由 admin 发表在 未知 网站下,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,还可以转载 “垃圾去哪儿了-上饶日报-上饶数字报-上饶新闻网” 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,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,谢谢!!    (尊重他人劳动,你我共同努力)

联系我们 -
返回顶部